申博官网_申博娱乐网_申博娱乐攻略网_www.00rfd.com

果博东方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果博东方 > >

清朝「渣渣辉」\蓬山

来源:果博东方   日期:2018-12-29

「渣渣辉」从二○一七年六月走红网络,现在仍然热度不减。这个梗源自张家辉在某广告中毛遂自荐「我们好,我是张家辉」,成果由于普通话发音不标準,在内地网民听来便成了「大渣好,我是渣渣辉」。

  渣渣本来是川黔等地方言,描述水平差、才能低。就普通话水平来说,张家辉的港普的确略「渣」,但却意外带来萌系的喜感作用,一会儿成了网红。以至于后来张家辉到会各种发布会,总会有记者就此事提问,引全场笑声。而张家辉每次只需我们高兴便不介意的旷达情绪,更带旺人气,将「渣渣」一词化腐朽为神奇。

  其实,由于地域文明不同,天南海北的口音都在所难免,更可谓「自古以来」。清朝《自怡轩楹联剩话》中记载了一段趣闻。某广东籍翰林,「不能操北音」,即普通话也是「渣渣」级。每次与来宾谈天,说「是」如「係」。那时南北人员来往不亲近,更无影视歌曲等前言,北方人对这种广东口音还感到很别致。

  该翰林的老友中不乏恶搞者,题写了一幅对联相赠:「江淮银河也,日月星辰焉。」翰林大喜,而没有看穿个中玄机,人传认为笑。由于这两句话都来自儒家经典,上联出自《中庸》「及其无量也,日月星辰繫焉」;下联出自《孟子》「水由地中行,江淮银河是也」。对联成心将「是」「係」隐去,但不管出处、立意、行文都极端整齐,真是绝顶高手。但同僚儿戏,无伤大雅。

  当然,有口音的绝不止广东人。明初大臣李至刚是松江人,曾因罪罢官,褫夺冠服,仍戴罪以普通人身份在史馆供职。衙署门吏看其没穿官服,就盘查名字,李至刚既不敢称塬来官衔,但又不想对方把自己当成杂役,就自称「修史人李至刚」。而其乡音浓重,听来如「羞死人李至刚」,一时传成段子。《明史》称李至刚为官「务为佞谀」,好拍马屁。这就有点不知羞了。